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联盟功能更新,站长内测效果显著

2020年04月19日 12:42

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,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,功能明显增加,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,同时做到MIP自适应,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,实现百度实时收录。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,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,服务器性能稳定,系统相对稳定。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,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,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(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,名额有限)。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,见证奇迹。


相关推荐

APP开发:,没有具体的需求,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!

“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?都包含哪些费用?”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。这也是情理之中,从用户的角度出发,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,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,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,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。但是,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,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、靠谱的开发公司,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,然后才能给出报价。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,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。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这个时候,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,甚至会想: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,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,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?想坑我?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,我再换家公司问问。然而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?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?答案恰恰相反,没有直接给你报价,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,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,才是皮包公司!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,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。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,直接给你报价,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,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,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。举个例子,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,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,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,才给报价,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。唯独有一家公司,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,就说三万块就能做。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,打了预付款,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。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,价格也很合适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,因为团队不够专业,开发经验不够丰富,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,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,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,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。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。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。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,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,技术团队足够专业,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。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?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。我始终都在说,只有需求清楚,价格才能清楚,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,没有具体的需求,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。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,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。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,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,老板怎么给你说?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,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,那价格能一样吗?所以,要先说功能需求,再问价格。还有一种情况,也是大家常问的:“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?”一般遇到这种客户,我都很佩服他,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!为什么呢?有钱啊!!大佬啊!!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!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,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,何况是整个美团!其实,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,提这种问题的客户,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,而不是说整个产品。比如,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,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,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。所以,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,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,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同样的项目,报价却不同?同一个项目,不同的公司,报价却不同?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。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。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,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,肯定价格也不同。还拿吃饭来举例,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。另外,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地域、开发周期、人员配置等等。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,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;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,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,需要赶工期,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,才能缩短工期,价格肯定会高一些。综上所述,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,一定要多做比较,权衡之后再做决定。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,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。每一款APP开发前期,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,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;开发过程中,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,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;APP运营上架后,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,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,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。APP开发,找优联互通!

2020年12月24日 10:46

网络推广方案如何才能做的出彩?

如今招生宣传和招生推广的门槛越来越高,招生的手段也越来越多,各大学校的招生成为了非常困难的一个事情,而且现在很多学校都是在扩招,但是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优劣势,而且在学生和家长对我们的学校不了解的时候,肯定也是不知道如何进行选择。这个时候就要看学校网络推广方案是如何做的,每一个学校的情况多数家长都是通过网络来了解的,这样才能够为自己的孩子选择到一个优质的学校来合作。如果我们想要提升影响力,让学校吸引到更多的学生,招生的推广方案应该如何去做呢?一,学校简介必须要精准无误。不管我们怎么去做学校网络推广方案,必须要有学校的相应介绍内容,学校简介也是非常关键的,我们肯定也不能忽略掉。原有的学校简介必须要做好调整,必须要突出我们学校的重点和优势,以及教学理念等。当然不同等级的学校肯定这方面的介绍内容侧重点也是不同的,我们必须要知道家长和学生们想要看到什么内容,才能够做好学校的简介。既不能夸大,又必须要有一定的吸引力,这样的简介才能有一个更好的效果。二,网络推广不能只做自己的网站。很多学校可能都认为只要做好了自己的网站,自然就可以吸引到流量。或许对于一些有名气的学校确实是如此,但是如果真的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校,或者是培训机构,必须要做好学校网络推广方案才行。网络上的推广不可能只是做自己的网站,虽然说自己的网站建设确实很关键,让家长进入到我们的网站可以看到学校的专业性。但是也要和其他的网站或者是平台来合作,这样推广起来更加容易,效果也会更好一些,还可以有效降低我们的推广成本。三,了解好家长和学生的需要很关键。我们在做学校网络推广方案之前,应该要对自己的学生家长有一定的了解,只是简单了解是不够的,必须要知道家长们会在什么样的网站去看推广,什么样的广告才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家长和同学。只有知道了我们受众群体的需要,才能够真正做好推广方案,也可以让消费者对我们的学校有更多的了解。相信只要是做好了基础调查,方案内容也都确认好,自然也可以保证推广的整体效果。

2020年06月15日 11:57

疫情之后,长租公寓似乎已经站在希望的田野上

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,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,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,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天气渐暖,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,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疫情发生以来,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。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,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,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,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“洗牌”。为什么被誉为“风口上的猪”的长租公寓,现在变的如此狼狈?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?在租客网看来,并不是。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,任谁都想来啃一口,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,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,瞬间成为香饽饽。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,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,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、融资难度大的局面,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,没有房源就高价抢,没有人才,就重金去求,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,风风火火而来,冷冷清清散去,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。在租客网看来,疫情只是“催化剂”,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。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?确实,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,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,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,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?回顾近代史,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。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。01政策落地2020年,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,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。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;营业税简化征收;商改住、工改住等,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,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。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,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,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,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。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,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。住建部明确表示: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,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。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长租租赁行业,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,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,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,客户群体精准,衍生的行业多,经营可以无限扩大,发展前景广阔,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,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。

2020年06月02日 11:39